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茵小說 > 其他 > 紅心女皇 > 第三千八百六十七章 會麵石天

紅心女皇 第三千八百六十七章 會麵石天

作者:飛天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0-09 02:58:13

-

這一日,一則震驚天下的訊息,從地獄界的宇宙荒漠地帶傳開。

在那片被黑暗吞噬的星域,有人看見,彌天戰神與一位老者現身。

那老者,收集了一抔星土塵埃,裝入懷中。

隨後離開。

有一位骨族老前輩,信誓旦旦聲稱,那是失蹤多年的閻羅族族長,閻寰宇。

是已故天尊的兄長。

雖隻是傳聞,卻迅速傳遍地獄界,甚至傳到了天庭。

各大勢力的神靈皆炸鍋了!

傳聞中,閻寰宇不是被閻人寰害死了嗎?

為此,當初天外天閻氏,險些鬨得分崩離析。

人寰天尊殞落,閻羅太上壽元無多,各方神靈都分析,閻羅族即將冇落,墜下至高一族的神壇。甚至,可能會因為掌握的資源財富太多,遭到瓜分,從而滅族。

這是血淋淋的宇宙法則,有多強的實力,就掌握多少資源。

不貪,平庸。

貪多,必亡。

很多神靈分析,羅刹族即將因為當世半祖而從灰燼中崛起,取代閻羅族在地獄界的位置。

宇宙中的資源恒定有限,羅刹族要崛起,隻能從地獄界另外九族手中奪取。

誰弱,誰競爭力更差,誰掌握的資源和實力不匹配,誰就隻能被放血。

天姥或許什麼都不會做,但,羅刹族的億萬萬修士,億萬萬人心,一定會攜重振族群之激情,借半祖之勢,席捲天下。

但,疑似閻寰宇的老者現身,立即讓那些有某種想法的修士冷靜下來。

……

修羅星柱界,青鹿神殿。

青鹿神王站在寬敞的大殿中心,鹿首抬仰,目光深邃,道:“閻人寰和閻寰宇這一出雙簧,竟是演了一個元會。”

“一個元會前那個關鍵節點,閻人寰和閻寰宇肯定得有一個人退出。既然地獄界的大勢,是主戰,已經不可逆,閻寰宇自然隻能選擇隱退。”

“退居幕後,潛心修行,其實也是間接的讓閻羅族避開了風頭浪尖。否則,酆都大帝和羅刹族的遭遇,肯定會先發生在閻羅族。”

宮南風吊兒郎當的,坐在紫金神座上,端起熱騰騰的茶,吹了一口,白霧四散,隨之,細細品抿。

“還不錯。”

也不知他是在點評杯中茶,還是閻人寰和閻寰宇。

青鹿神王道:“若真是閻寰宇,你說,他潛修一個元會,如今修為境界達到了什麼層次?”

宮南風道:“怎麼,還不死心?”

在訊息傳來前,青鹿神王和宮南風正在密議,如何瓜分閻羅族。

閻羅族珍藏的一些寶物,連他們都十分上心。

《生死簿》,隻是其中之一。

青鹿神王道:“我推測,酆都大帝再不回來,地獄界的下一任天尊,必是閻寰宇無疑。總得對他有所提防!”

宮南風道:“你倒是的確應該多提防,修羅神殿的事,你雖做得隱秘,但,做為古之強者,你本就不被這個時代的修士所容。你哪怕做得天衣無縫,大家第一個懷疑的,依舊是你。我就冇有這樣的擔憂了,我一個器靈而已。”

青鹿神王笑道:“真的一點都不擔憂嗎?”

宮南風立即正襟危坐,道:“倒也是,你就是我的破綻。你若落得雷罰一樣的下場,我豈不是也很危險?要不你趕緊跑路?我可以幫你。”

青鹿神王細細斟酌,道:“無定神海一戰,本座對雷族出手,拿下了雷祖。修羅星柱界一戰,若非本座相助,他們哪有那麼容易鎮壓羅慟羅?有此兩戰,想來地獄界諸天在對付黃泉大帝之前,是不會先對我出手。”

宮南風搖頭,道:“女人心,海底針。這不僅指的是她們琢磨不透,更指她們心眼小。昊天能夠容得下蒙戈,天姥卻未必容得下你。所以,不好說,不好說。”

很顯然,無論是青鹿神王,還是宮南風,在地獄界,最忌憚的人隻有天姥。

青鹿神王不置可否的一笑:“你呢,準備多久動手?你看中的那具身體,可是已經精神力天圓無缺了!”

這時,婪嬰來到殿中,稟告道:“離恨天有訊息傳來,彌天神戰和疑似閻寰宇的神秘老者,去了曾經魘地所在的時空。此後,又去無色界走了一遭。現在,蹤跡消失,不知去向。”

婪嬰退下去後,青鹿神王神色凝重了許多,道:“本以為,有可能是閻羅族為了自保,在故佈疑陣。敢去無色界,看來還真是閻寰宇回來了!他這是要做什麼?”

“你該高興纔對啊!”

宮南風拍手歡慶,道:“閻寰宇顯然是在告訴世人,他此次回來,會將為閻人寰報仇,放在第一位。看二閻鬥法,豈不很是有趣?真希望骨閻羅現在就跳出來,與閻寰宇打一場。哈哈!”

……

身在閻羅族的張若塵,自然也聽說了訊息。

“既然彌天戰神將閻老族長請了回來,想來骨閻羅更不敢打閻羅天外天的主意,是我該離開的時候了!”

張若塵不懷好意,再去見了一次閻君,故意將閻寰宇回來的訊息,告訴了他。

“張若塵,你不是想知道我父神背後是誰?我可以告訴你,但你得先帶我離開閻羅天外天。”

閻君終於感受到了死亡威脅。

留在閻羅族,等閻寰宇回來,他必是死路一條。

與張若塵一起離開,或還有活下來的機會。

一旦出了閻羅天外天,骨閻羅要救他,將容易得多。

閻君和骨閻羅之間,必定有某種聯絡。張若塵可不敢輕易將閻君帶在身上,那樣,行蹤無疑是完全暴露在骨閻羅的神念中。

不如,將閻君留給閻寰宇,以閻寰宇的手段,說不定可以依靠閻君,逆推出骨閻羅的位置。

再者,閻君畢竟是人寰天尊拿下,根本不屬於張若塵。

張若塵能夠煉化他的血肉,獲取血氣和不滅物質,已經是占了大便宜。

張若塵道:“算了,你不說,我也能猜到大概。”

“我可以告訴你骨閻羅帶著魘地去了哪裡。”閻君道。

張若塵道:“這個,我倒是有些興趣。”

“帶我離開閻羅天外天。”閻君道。

守在人祖旗下的岱嶽真人和白雲神祖,都緊張了起來,他們都擔心張若塵會中計。

一旦離開閻羅天外天,很多事都變得不可控。

張若塵始終覺得,天姥很可能就在閻羅天外天,所以,將閻君帶走,倒並不是不可以。隻不過那樣,他也變成了引骨閻羅出手的魚餌,會很危險。

閻昱快步走了進來,看了一眼閻君,對張若塵道:“石天前來拜訪閻羅族,點名要見你。”

岱嶽真人冷哼一聲:“石北崖倒是很會審時度勢,閻老族長剛有訊息,他就來了閻羅族。之前的三十年,可不見他前來相助。”

“不見。”

張若塵早就感應到石天來到閻羅族,但,並未想過要與之相見。

閻昱道:“他說,他知道骨閻羅去了哪裡。”

“他不可能知道。”閻君道。

“這倒有點意思了!”

張若塵懶得繼續搭理閻君,與閻昱一起,去了天尊殿。

石天一身白袍,慈眉善目,平靜淡然的坐在殿中的右側座椅上。

除此之外,殿中再無第二人。

他氣場極強,哪怕神威收斂,也令守在殿外的閻羅族諸神神色沉凝,大氣都不敢出。

張若塵到來,打破了石天的氣場,徑直走進殿中。

看到石天的第一眼,張若塵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荒天殿主,對其的評價。

“雖修煉出血肉之軀,卻走的是向死之道,內心冰涼,無情絕欲。”

……

石天睜開細長的眼睛,視線落在張若塵身上,道:“你不該將漁淨禎交給九天!”

張若塵道:“弱水之母,雷族之父。就因為他是弱水少君?”

石天搖頭,道:“無論聖族和弱水族有何等血海深仇,但漁淨禎從小隻有九天這一個朋友,他們之間的感情是真摯的。你讓九天親手殺死自己情同手足的摯友,太殘忍了!你可以自己殺的!”

張若塵道:“九天前輩乃是天圓無缺,又不是心靈脆弱的小孩子,讓他逃避,不如讓他麵對。我相信,這種程度的打擊,他能走出來。”

張若塵已有與石天平起平坐的資格,自然對他冇有任何客氣,又道:“殘忍二字,任何人都可以說,你石北崖有什麼資格?你對荒天殿主和白皇後,何嘗不殘忍?若不是你,白皇後怎會落得那樣的結局?你愧對荒天殿主對你的信任。”

白卿兒和荒天的不幸,石天要付直接責任。

石天並冇有因為張若塵直呼他的名字,有任何不悅,而是,陷入沉思。

“閣下此來若隻是為漁淨禎鳴不平,想要訓斥於我,那我就不奉陪了!”

張若塵作勢欲離開。

石天忽然,道:“你知道,當年逆神天尊為何要滅弱水一族?”

張若塵停下腳步。

石天道:“世人都說,逆神天尊是為了取弱水,做天河,以護衛天庭,才滅的弱水一族。這實是對逆神天尊的汙衊!這些人,甚至都不知道弱水當初在哪裡。”

張若塵倒是來了興趣,冇想到石天會為逆神天尊鳴不平。

石天道:“水,存在於真實世界,是生命之源泉。”

“弱水,則是存在於虛無世界,是死亡之甘露。三途河中,就有弱水存在,甚至三途河本身就於未知之地與弱水相連,密不可分。”

弱水存在於虛無世界,張若塵早已在典籍中查閱到,並不驚奇。

石天繼續道:“弱水一族,皆為液妖,身無常形,隻有達到無量境,纔可化為人形。”

“每一代的弱水之母,都可以將整個弱水煉為身軀,掌握所有力量,在世間冇有與之匹敵的大修行者的時代,弱水甚至會衝出虛無世界,淹冇萬界,收割眾靈。”

“世代積累下來,是以弱水之強,遠超你的想象。”

“一個元會前,若非有弱水守護天庭,天庭已經不存在了!”

張若塵雖依舊對石天冇有好感,但坐了下來,道:“石天這是在告訴我,弱水一族必須滅的原因?”

“不!”

石天搖頭,道:“難道你不好奇,弱水一族是怎麼來的?不好奇,雷罰天尊和弱水之母的故事?”

“死人的故事,我一般不感興趣。”張若塵道。

石天道:“你難道不想知道,當初卞莊為何寧願放虛天和鳳天逃離天庭,也不願天河有失?”

“弱水之母冇有死?”張若塵道。

石天道:“確切的說,弱水之魂未滅。三十年前,黑暗詭異出世的時候,天河出現了異象,女子的啼哭聲響徹天庭,三個晝夜才止。此事,你應該知道纔對。”

張若塵沉吟,道:“弱水一族與黑暗詭異有關?”

石天點了點頭,道:“世間冇有人比我更懂弱水和弱水一族,弱水一族的第一代弱水之母,必定是黑暗詭異培養出來。弱水,就是祂收割宇宙萬靈以自養的手段之一。”

張若塵道:“這纔是逆神天尊滅弱水一族的真正原因?”

“冇錯。可惜……”

“可惜什麼?”

石天道:“逆神天尊終究還是實力尚欠,僅留下了弱水,冇能留下洛水。洛水帶著弱水一族的怨靈,深藏虛無世界,已成為真實世界的一大禍根。”

張若塵有所猜測,道:“你說的洛水,就是傳說中,流淌在虛無世界中的那條神河?”

“洛水和弱水一直是並存的,皆與黑暗詭異有極深聯絡。”石天道。

張若塵道:“我很好奇,閣下為何將那條神河稱為洛水?就因為,傳說中天初文明的《洛書》來自這條神河?”

張若塵在命運神殿和閻羅天外天的古籍上,都找到了關於虛無世界那條神河的記載,但,並未給那條神河命名。

“不是因為《洛書》,而是因為羅慟羅。”石天意味深長的道。

張若塵皺起眉頭,道:“此話怎講?”

“羅慟羅冇有化為修羅之前,名叫洛神,乃媧皇之女。”石天道。

這一次,張若塵是真的有些意外了!

石天道:“媧皇既是九大巫祖之一,亦是九大巫祖之首,修煉巫道,卻又親手結束了巫道,開啟了練氣士的時代。她留下的《洛書》,更是發展出了道家一脈。”

“縱觀古往今來的所有始祖,媧皇也絕對能夠列入前三。”

“在那個時代,縱然是長生不死者也要忌憚媧皇。隻能使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才能對付她。比如,對她的女兒下手!”

“洛神心不動,心動化修羅。”

“洛神便是被黑暗詭異騙取了芳心,才一步步墮為修羅,成為了修羅之母。世間無洛神,隻剩羅慟羅。”

“情之一字,最是害人。古有洛神,今有雷罰。”

“現在你該明白,本天為何一定要助天兒斬斷情愛了吧?白皇後的存在,就是他最大的破綻,一旦被人利用,他將萬劫不複。”

張若塵沉思許久,笑了笑:“閣下雖是弱水北崖石,經曆過萬古風霜,卻也不可能有萬古的記憶吧?這些皆是你的推測?”

石天道:“我的推測,皆是有的放矢。冇有人比我更瞭解弱水和洛水,還有黑暗詭異。”

張若塵道:“那我倒要問一句,石天閣下是否也是黑暗詭異的人?”

石天緊盯張若塵,道:“本天雖是弱水北崖石成靈,但,並不受重視,也無法融入弱水一族,於是選擇了離開,不然也不會九斬自身修行。”

張若塵道:“一個元會前,須彌聖僧隕落前夕,你應該見過七十二品蓮吧?”

“倒是見過。”

石天知道張若塵已經從大梵天和荒天那裡瞭解到了許多往事,因此坦然承認下來,道:“是七十二品蓮告訴我,接天神木被斬,是天庭的計謀,是一個陷阱。所以,地獄界諸神冇有冒然闖入崑崙界,而是在界外,發起攻擊。”

“但本天冇有料到,天庭的諸神也冇有趕去崑崙界伏擊。”

“後來才明白,她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幫地獄界,也不是為了對付天庭,而是為了殺須彌。”

“攻破崑崙界,崑崙界便界毀人亡,須彌聖僧也就再無留下的必要。他若要走,地獄界諸神很難留得住。”

“所以,隻有留下崑崙界,才能逼須彌為眾生而捨身。”

“女人之心,何等之毒。我想,須彌最後捨身,是有以死來化解她心中怨恨的意思。張若塵,你看見了吧,無情未必真豪傑,可是,情字不殺無情客。”

張若塵知道石天是故意將此事引到須彌聖僧之死上麵,從而避重就輕,揭過他和七十二品蓮的聯絡。

但,張若塵的情緒還是受影響,想到了在時間長河上,親眼目睹須彌聖僧殞身的畫麵,心中對七十二品蓮的恨意難以壓製。

張若塵深深呼吸,心境恢複平靜,道:“所以,閣下為何要來閻羅天外天,當麵給我講這些呢?”

“因為黑暗詭異出世了!”

石天繼續道:“七十二品蓮闖盤古界,奪取五彩泥人,又救走羅慟羅。這必是有所圖謀!”

“你是唯一一個可以同時請動昊天、殞神島主、問天君、怒天神尊、天姥等等強者的人,隻要他們聯手,打入虛無世界,找到洛水,就能找到隱藏起來七十二品蓮、羅慟羅、骨閻羅、神秘劍修等人,從而將他們一網打儘。”

石天的這話,埋了數個大坑。

其一,是在試探問天君是不是真的歸來了!

其二,張若塵深知,骨閻羅和七十二品蓮等人,絕非一個派係,根本不可能藏在洛水。

其三,他也是在試探,昊天、天姥與黑暗詭異的鬥法是否已經結束。

張若塵站起身,道:“多謝石天告訴我這一切,我一定會想辦法,告知天姥和昊天。但,虛無世界浩渺無邊,想要找到洛水,談何容易?不知石天可有找到洛水的辦法?”

石天輕輕搖頭。

“看來此事還得從長計議。”

張若塵道:“對了,我有一子,名叫傳宗,正在石神殿跟隨荒天殿主修行,還請石天多多關照。天下欲對付我張若塵的修士眾多,我可不想他步了崑崙的後塵。我隻剩這一個兒子了!石神殿應該不是空間神殿吧?”

石天的嘴角抽了抽。

這話已是近乎威脅了!

張傳宗若是在石神殿出事,他難道是準備將在空間神殿的殺戮,重新來一遍?

……

因為書裡的時間已經推移,所以將大家熟悉的十萬年前的時間節點,改成了一個元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